申博手机网-申博官网-成都申博广告有限公司

申博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申博科技 > >

韩国瑜暴红凭什麽?

来源:申博   日期:2018-10-28

双子座的韩国瑜,是个矛盾的综合体。
 
学生时代迄今的亲近友人,称他侠气,以金庸笔下武侠英雄令狐冲、乔峰类比;他在台北农产运销公司的前同事,对他褒贬两极;政坛的对手,批他沙猪、流氓,是个活在封建时代搞指腹为婚的家父长主义者。
 
他则自比是左宗棠。「左宗棠,好不容易熬到49岁,清廷终于赐他番号,但他空有番号,没有粮草……。」韩国瑜说。
 
 
过去,他不曾被党赋予重任
 
一度被遗忘,40天内人气竟直逼柯P
 
从今年4月宣布参选高雄市长以来,他不只一次对外宣称,自己是「要钱没钱、要人没人,要命一条,」批评党中央「连一碗滷肉饭(形容资源)都没(给)」。但,高喊没资源的他,8月时却找来一群蓝营前朝财经高官,在台北101大楼的顶级餐厅,办了一场大谈拚经济的记者会。
 
他不是受到国民党中央关爱的人。卸任立委十馀年,他消失在台北政坛,党内从未召唤赋予重任。但,短短半年时间,他从一个几乎被国民党遗忘的边缘人,成了党内候选人竞邀站台、挂合影看板的热门人物,甚至被塑造成吴敦义、朱立伦外的「第三颗太阳」。
 
今年9月16日,一则由高雄市前议长许崑源发布的争议民调(成大事后澄清并未做此民调),指韩国瑜与对手陈其迈民调「黄金交叉」,瞬间让韩国瑜的网路声量飙升,令全台瞩目。
 
观赏他直播影片的人数,动辄5000起跳,40天内人气直逼台北市长柯文哲;网友搜出他在北农总经理任内,与台北市议员王世坚斗嘴鼓的一段质询影片,至今观影人次已破800万。
 
他还在民调上跑出惊人成绩。一个月前,据TVBS民调显示,韩的民调支持度落后对手陈其迈逾4个百分点,但一个月后(10月17日),他却超前对手7个百分点,支持度达到42%。
 
这让民进党吓坏了,绿营高雄选情从「躺着选」变成「挫咧等」。高雄市政府忙着拿数据反驳韩的唱衰高雄、党中央紧急筹组大型造势,连党内人人尊称「菊姐」的前高雄市长陈菊,也破天荒站在高雄大街上跟往来行人挥手、拜票。
 
「这种非常大的网路声量,把过去传统选战讲求候选人形象、政见、组织动员的战法全部压制掉了……。」民进党立委李昆泽形容。
 
韩国瑜,到底何许人物?
 
 
军校出身的眷村子弟
 
岳父是云林要角,当立委打过陈水扁
 
他不是素人,有背景、有手腕。
 
曾任三届立委、一届县议员的他,曾把时任立委的陈水扁打到紧急送医,在立法院是个争议型人物。甚至有资深记者爆料,他曾以立委身分协助枪击桉凶嫌强押小弟顶罪,他则回应本刊,当时只是陪一个小弟去自首,因为怕被刑求,「做选民服务,天经地义,哪个资深民代没做过这种服务?」
 
2002年底,因位列国民党不分区立委安全名单之外,他随妻子、前云林县议员李佳芬到云林开设维多莉亚双语中小学,在北部政坛销声匿迹11年,期间除短暂出任中和市副市长外,相当低调。他向本刊记者解释,当时做了12年民代,已经不再认真、「在鬼溷了」,「再选下去,就是骗选票,我不想过这种生活,想静一下⋯⋯,我是个怪咖啦!」
 
直到5年前出任北农总经理,才让他再度重回媒体版面。安排他出任此职的,是与岳父家交好、主导农会体系多年的前云林县长张荣味。后来柯文哲留任他,他还公开感谢,直言「我在国民党没有过这种待遇。」彷彿忘了他当年连任3届立委,靠的是国民党军系铁票庇荫。
 
他是眷村子弟,军校出身,岳父李日贵家族在云林是与张荣味家族平起平坐的在地头人,地方派系色彩浓厚,与传统国民党「世家子弟、都会型」人物如郝龙斌、马英九、李庆华等人格格不入,近年在党内自不受高层关爱。他曾公开批前总统马英九「执政八年,我失业六年」,被视为蓝营异类,他自嘲「可能『我这种的』,国民党也不是很喜欢吧……。」但他并未考虑脱党,说是重感情。
 
 
敢给、敢冲、会乔事
 
被称北农最会赚总座,大发奖金惹议
 
曾与他共事的北农员工,对他评价两极,但共通观察是,他确实有「收人心」的能力。而收心的武器,是他「敢给」。
 
有人称他是为北农创造最多盈馀的总经理,也是出手最阔绰的总经理,曾一年发出4个月的年终奖金,外加端午、中秋节津贴,北农上下雨露均霑、人人受惠。他还跟世新大学、海洋科技大学合作,由北农公司补助一半学费,鼓励员工念书深造。但公营色彩、垄断本质的北农,慷的是消费者和农民之慨。
 
同时,他也是个重绩效、业务性格强的总经理。一位北农前员工说,他曾想积极利用故宫平台,将台湾水果销往中国,但因为故宫消费合作社固有势力把持,不了了之。「以前总经理比较保守,平稳菜价就好,但他就是很冲。」
 
熟知北农生态的政坛人士形容,北农总座是个「比当总统还难的职位」,「要搞得定各方利益才行,搞不定,就是面对各方直接的冲撞,政治性要够强、会乔事,才能成。」
 
曾与他在北农共事的员工回忆,韩国瑜不只一次对内拍着胸脯说,自己早就当过国民党书记长,当年可是与民进党大党鞭柯建铭、新党党主席郁慕明在立法院附近的蜜蜂咖啡馆「吃早餐、乔议事」的。
 
韩国瑜为人海派,四处结交朋友。一位北农前员工就透露,连对岸都有他的人脉。他曾在14年带着北农团队赴辽宁省铁岭考察,想将台湾蔬果销往中国;当时,由铁岭市政府副秘书长张铁成、市台办主任王建军等陪同参观,相隔一个月,则换对岸派人来北农参访。
 
他这次竞选也主张要把台湾农渔产卖往中国。「不是说我在中国有人脉,而是所有经济行为,就是市场导向,高雄就是只有路、没有牆,不设限!」
 
离开北农后,他宣布参选国民党党主席,谣传是党内有意要出身黄复兴党部(军系党部代号)的他,替党主席吴敦义分散另一位参选人洪秀柱的票源。败选后,他被派驻高雄担任党部主委,却突然在某天北上登记参选台北市长,不到一天,又撤桉。
 
 
敢赌、敢搏、敢放权
 
5个政治白纸小编操盘,变直播网红
 
当时外界雾裡看花,他事后解释:此举是为了跟党中央「摊牌」,要求公平,因资源全放在北部,他镇守的高雄党部却得裁员、面临发不出薪水的窘境。4月,他宣布投入高雄市长选战,外界还是一片看衰,对手阵营也没把他放在眼裡。但他就这麽靠着敢赌、敢搏,一路为自己槓杆出越来越多机会。
 
从品牌行销学的角度来看,品牌要成功,首先要在消费者心中建立知名度、偏好度、理解度,最后才能产生购买力。而一个重返政坛的旧人,就像一个新兴品牌,打开知名度,是第一步。
 
韩国瑜的战法,是把自己变网红,利用网路空战行销,累积声量与声势。
 
一位不愿具名的网路小组成员,同时也是youtuber经纪人,因为韩国瑜女儿韩冰牵线加入团队。他回忆,当初与韩国瑜见面,韩就开门见山的问:「我现在声量很小,要怎麽做才能提高声量?」
 
「当时他是nobody(无名小卒),讲再多政见,大家也不会想理他,」该成员坦言,一开始韩国瑜脸书粉丝页上顶多转贴他上谈话、政论节目的影片,但传散效益越来越低。「所以,我们就想到开直播,因为成本最低,但也因为直播,大家渐渐发现他讲话有趣,政见慢慢让人认同,还养出了一群小众观众。」
 
韩国瑜的粉丝专页,如今突破26万人,而对手陈其迈的脸书粉丝专页,是16万6000人。
 
网路直播时,韩国瑜荤素不忌,什麽话题、举措都能播。包括顶着光头去洗头、剪头髮,接受网红「馆长」陈之汉犀利提问,从自己是否有黑道背景、如何还市府负债等都侃侃而谈。
 
其实,少有政治人物敢接受这种不间断的网路直播挑战。一来发言容易出现漏洞、二来成效难预估。
 
但,缺乏党中央资源,网路行销成了韩国瑜唯一可走的路,也让他能甩开政党包袱,想说什麽就说什麽,成了网路上讨喜的叛逆人物。
 
曾与他共事的一位党政人士讲得直白,「反正他就是烂命一条,什麽都没有,也没什麽好顾忌,不像(国民党台北市长候选人)丁守中还要顾前顾后,韩国瑜『不是号人物』已经十多年了,当初党内派他去高雄,也不期待他胜选,而是期待他去『乱』,反正就乱砍、乱干,还杀出一条路!」
 
替韩国瑜操盘网路文宣、直播活动的,其实是一群无选战经验的年轻人,整个小组大约5、6人,有的是偶尔给意见,有的则是固定班底,例如负责韩国瑜粉丝专页的小编许右萱,大学刚毕业,因为朋友介绍而投入这场选战,这是她出社会的第一份工作。
 
这个小组,从今年7月起开始规画各种网路直播活动,而韩国瑜对于网路小组的建议与提桉,几乎来者不拒。「只要规画好、说明直播内容要锁定哪些群众,他没有任何意见,就是配合,」许右萱说。
 
「韩总对于自己不熟悉的事物,不会妄言,不懂就问,有错就改,而且完全放权,也信任团队,」曾经跟着韩国瑜打过党主席选举的国民党云林立委张丽善之子张席维(张荣味外甥),如此形容韩国瑜。
 
 
他发言不忌口,先冲再修
 
先让民众留印象,争议过后顺提政见
 
荤素不忌的发言、直来直往的风格,恰好切中网路世代的口味。但,不忌口的后果,就像柯文哲,每回开口都让团队成员捏把冷汗。
 
今年10月初,韩国瑜在一场妇女后援会成立大会上,就对台下一群妇女说,只要有人到高雄投资、提供1000个工作机会,他就亲对方一下;提供1万个工作机会,他就以身相许、陪睡一晚。这番言论不仅引发对手阵营勐批,也在网路上引发争议。
 
「老实说,他第一次这样说时,我也吓了一身冷汗,」担任韩国瑜阵营发言人的国民党立委陈宜民说。但事后,韩国瑜逐渐修正说法,「后来他加一句,陪一个晚上,泡茶聊天,这就转成幽默了⋯⋯。」
 
陈宜民解释韩的「打法」,「他的政见浅显易懂,也确实语不惊人死不休,但这会让民众留下印象,之后他就再解释他政见的内容。」
 
例如,韩国瑜说要在爱河旁盖「爱情摩天轮」,震惊各界后,他再解释是要结合观光,打造爱情产业。他还说,要让高雄成为亚洲「最便宜」的癌症、医疗美容圣地,招来对手阵营批评外行后,他又抓到进一步说明医疗观光政策的机会。我们问他言论惹议事件,他说「只是文字表达、博君一笑,没有其他意思。」
 
这就是他的模式:先冲再修。
 
他不是政治素人,却能以素人之姿得益,因为相隔十馀年再复出政坛,民众对他的过去没记忆,没当他是老政客,先冲再修较能「被谅解」。
 
 
檯面上,说流氓话打动平民
 
檯面下,「吃肉的素人」主张给议员更大权力
 
不少与韩国瑜共事过的人,形容他的语言、举措很「草根」、很「真实」,甚至比「民进党还民进党」,翻转了过去国、民两党对决总是「皮鞋」对「草鞋」的印象。
 
「他就是很直啊,切中南部人的口味,」曾操盘多次地方选举、高雄白派代表人物、高雄市农会理事长萧汉俊描述,韩每次跟地方农民、基层相处,酒杯拿起来就是一杯一杯乾,讲话就是直接来,「人家说这是蓝绿对决,其实根本不是,现在他是草鞋,对民进党的皮鞋!」
 
某绿营资深高雄立委坦言,韩国瑜的崛起,除了自家候选人太大意,中央执政包袱、绿营在高雄执政太久、年改效应等,都是原因。
 
韩国瑜被媒体形容为「非典型」人物,更让不少网民拿他与政治素人出身的台北市长柯文哲对比,甚至封予「北柯P、南国瑜」的外号。他的民调上扬后,小额捐款也大量涌入,抢着投资一场热血的「鲁蛇翻身记」。
 
在网路带来的资讯爆炸、求新求变时代,想争取人们的眼球,得用最快方法吸睛,传统政党、谨言慎行的政客越来越不讨喜。韩国瑜便是搭上了这股全球新兴的「网红政治」潮流,就像美国的川普、菲律宾的杜特蒂,脱口而出歧视女性、种族、异教徒,「说错话」反而被认为是真性情。政治商品诉求情绪性消费,这是一个感性打败理性、拖鞋打败皮鞋的世界。
 
但治理的真相,不会只靠感性。檯面上,韩国瑜告诉我们「我就是打一场理念型选举,没有竞选总部、只有一瓶矿泉水」;檯面下,高雄的王金平、张派的农会系统要为他全力进行组织动员。他对招商提出耸动的新鲜主张,但也说要考虑恢复议员的工程配合款建议权。会拚出什麽样的经济,并非无疑。
 
就像他喜欢用「流氓话」呛民进党「你想我韩国瑜真的吃素的吗?」他批蓝打绿宛若新生,却其实是从旧时代的资源分配模式出身,是个「吃肉的素人」。
 
韩国瑜创造的这股「韩流」,正在全台湾发酵。能否像上回柯文哲创造的白色力量,跌破众人眼镜,11月24日,答桉就会揭晓。
 
∥更多商业周刊第1615期内容,请至「商周知识库」网站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