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手机网-申博官网-成都申博广告有限公司

申博房产

当前位置:首页 > 申博房产 > >

【金庸与我】傅月庵/奥克兰的金庸

来源:申博   日期:2018-11-07

年轻气盛,搜书当成打猎,去到哪裡总想逛旧书店,希望能找到些珍稀古怪的版本。也不是什麽「善本古籍」,也没特别目的,就是爱逛爱看爱找,喜欢的、买得起的,统统带回家,搞到母亲老忧心追问:「买这麽多看得完吗?留点当『某本』(娶妻本钱)吧!?」
 
那年,飘洋过海到花旗国西岸湾区,旧金山晃荡数日,有名的电报街、北滩、华埠新旧中西书店都看过,遂动念到对岸奥克兰走走,经验告诉我:「海外华文书店大有可观!」原因是买者有限,识者不多,很多罕本都成了库存堆在架上。此回在新华书店找到「鲁迅百年诞辰纪念」限量发行的覆刻本鲁迅《引玉集》即是一例。
 
相较旧金山,奥克兰华埠似乎萧索稀微许多,街阔人稀,冷风时起,几个塑胶袋在风中飞呀飞。绕街三匝,一间书店也看不到,「我记得有,好像在这附近,小小的⋯⋯」友人边开边碎碎念,又绕过一区,还是没有。「那裡有一间!」另一友人眼尖,指着远处铁门半掩的小店,「关门了?」「管他,看了再说。」弯腰进了门,原来是家生意清澹的租书店。老闆开亮灯,要我们自己看,边看边听他抱怨:「大家都看电视不看书了,以前生意好啊,新书到了,一通电话马上来拿,倪匡啊、琼瑶啊、三毛啊,尤其金庸,排队排很长,还要吵架啊⋯⋯」
 
架上书不少,却泰半老旧,有些更翻得破烂了。言情、侦探、武侠,偶尔插几本皇冠版张爱玲、司马中原、章君穀、朱羽⋯⋯。「也可以买啦,很便宜,没人接手,我想关门大吉了。」老闆继续说。然后,我便在书架最角落处看到那套《天龙八部》,小本一大摞,邝拾记,彩色封面,朴素可喜的插图本。翻翻封底版权页,心中大喜,急忙问:「老闆,这个卖吗?」「卖啊,怎麽不卖?现在没人租这种薄本,都要大的,按本计价嘛~这套赔钱货没几人租过⋯⋯」
 
于是花了10块美元买到一套最早结集印成书的金庸《天龙八部》,真正初版本!回家路上,翻了又翻,夜裡,跟友人激聊金庸,从射鵰三部曲一直说到《鹿鼎记》;从小龙女的「矫情」讲到陈家洛的「假仙」,讲到最后,两位不支去睡了,独剩我一人翻翻读读那套《天龙八部》。翻着读着,眼前竟彷彿看到1970年代华埠熟食铺后的一盏小灯下,穿着髒污白厨衣,叼着菸,边顾着烧鸭烤炉边翻看租来的薄本金庸,长相酷似小马哥,一句英语不会却很认真很乐观的粤籍跳机男子⋯⋯。
 
几天后,告别返家,临行我坚持把书送给友人,不仅她也爱这版本而不言,更重要的,这书似乎更适合留在这裡。带到台湾,怕水土不服了。
 
世缘流转,金庸云逝。想起这往事,跟友人聊起,隔着太平洋,她寄了一张「奥克兰的金庸」书影给我。「有井水处即能歌柳词,有华人处就有金庸」,信然。